2020-5-1 admin

  Hi,很久不见,你好吗,Milo

  在没有和你见面的日子我总是在宽慰自己,把事情像新买的书一样堆积起来,没有翻开的勇气。这么说吧,我开始害怕沉迷于某件事,或是某个人,包括你,我总想在其中获得什么,于是常贪得、常索取、常落空、常愤恨。

  所以我开始不知所谓地忙了起来,假装自己很忙是很容易的,看几些电影片段、写几半幅书画、听几场片曲的高潮,原本完整的生活也会像挨了一记重拳的镜子,一片片碎了下来。

  春雨下了好几场,Milo。粗略一算,上一个春天我就再没有给你写信了。你看,我只敢粗略计算,舍不得花半点时间去细数那些没有你的日与月,其实,我不在乎这其中时间的流逝,而是慢慢失去了面对过去的胆量,“忙”也渐渐成为我逃遁现实的借口。

  今年是一个魔幻元年,魔幻到哪怕这一年里未来的某一天,你穿过西半球出现在卖车仔面的门帘下,告诉我,外星人来了,我们快走吧。我也会毫无顾忌地随你坠入你构建的未知世界,那边是什么样?我不想知道。

  短短四月,完全抑制了我们对未来猜疑,整个世界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。但我想不明白,为什么大部分人都持着幸灾乐祸的心态,去面对这场人类的灾难;为什么由于一些政客的失误,而去唾弃、歧视、讥笑千千万万鲜活的生命;为什么从对病毒的对峙,变成了一场对恩怨、对得失的博弈。我想不明白。

  暂且,我们还是不要谈论世界,我只想跟你说说我自己,Milo。生活碎片化后,仿佛化身为一只横行无忌的无脚鸟,置身于广袤而灰暗的天空之中,数团迷雾萦身,没有一点光亮淌进来。你大可认为我这是对生活的亵渎,实话说,我没有一点把握碎片捡拼在一起。倘若我再青春年少一些,可以叛离生活,叛离父母,叛离朋友,叛离枷锁我的一切。

  如今我却为感到之羞愧,为人心之浅薄,为生活之无辜。

  抛开时间秩序,跌入紊乱之中,随一切不可预知的事物熵增。和以往比较,虽然我的总能量不变,但可使用部分却一直在减少。说到这里,你大概能明白,为什么我没有胆量拾起碎片,没有胆量继续为你写信。

  但我并不是来祈求你的原谅的,Milo。反而,我是来向你邀功的。一段时间里,我总在抱怨,多变的天气,不公的苍天……还有,你为何不念我?罢了,罢了。日子如水涓涓细流,记忆的长河也有了新源头,渐渐就淡忘了很多事,原谅了某些人。当然这里的某些人不包括你,我宁愿你一直恨我,我也恨你,只有这样你才能永远记住我。

  何故来邀功?当我置身万千碎镜之中时,倒映千千万万个我,有的面部扭曲、有的眼高手低、有的人云亦云,我愤怒了,攥紧拳头往镜里砸,鲜血与汗泪一迸而出,周围才徐徐有了热度。那一刻我恍然明白,我找回自己了,Milo。

  用的是热血与汗水与泪水,换的是有温度的生活。

  这值得庆幸,不是吗?生活不是随波逐流,也不是向神明祷告,更不是向他人索取,生活是驾一叶扁舟,驶向自己的归途,在生命的蓝图里刻出自己的宿命。

  你不喜欢这些偏执的大道理,私自地认为,这不过是用来慰问迷失孩子的抚语。但人总要信点什么,例如:宗教、科学。我信你,你可以认为这是我的偏执,也完全可以大肆地反驳我现有的观点,信仰宗教,信仰科学不就是寻求心理寄托吗?信仰你又有何不可呢?

  所以你还是别不喜欢我的偏执吧,毕竟神明是不会背叛教徒的,你也别想背叛我,这是我对你的道德绑架,你是我的精神皈依,你休想离开。

  让我们为晚春烧一壶酒,为这次相聚干杯,Milo,春逝夏已至,请重整旗鼓吧,请刻骨铭心吧,请继续相爱相恨吧,请继续热度生活吧,唯有这样,我们才能在灰暗的穹顶之下,护住身体里微弱的光亮。

分享本文至: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