继续相亲

2020-5-1 admin

   最纯的莫过于孩子的眼睛,回去后脑子里时时会浮现出那群孩子那清澈如水的眼睛。实习的后遗症让我们时时念着那些孩子,学校为了不影响他们学习,不许我们留下任何联系方式。

  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,猪哥哥邀请我们回去当他们的元旦联欢会的嘉宾,不过要献上节目一个,于是我苦炼了一个月的印度舞。我直接从家里出发,欢欢和美美从学校出发,晚会是在一间较大的多媒体教室举行,刚好容下两个班级的学生。当我推开大门进去的时候先是一阵寂静接着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哦,我朝思暮想的学生,见到我他们显然觉得很惊讶,但是很激动,因为我叫猪哥哥保密,我想给他们惊喜。我坐到校长旁边,欣赏学生的精彩演出。

   过了一会,大门又被推开,接着一个黄毛小子和一个摩登女郎姗姗来迟,欢欢和美美,又是一阵欢呼雀跃,显然我们三个不速之客给他们带来无尽的惊喜,整场晚会显得更加其乐融融。欢欢一坐下来就朝学生抛媚眼,害的全场差点暴动。还好猪哥哥赶紧镇压住,今天猪哥哥打扮得跟新郎官似的,笔挺的西装,红色的领带,不过还是不正谨的样子,那是他轻松搞笑的风格。欢欢和美美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歌,我们班的学生再也按捺不住,说其他的实习老师都表演了,非得要我表演一个节目,我天生公鸭嗓,最怕没开口就吓跑全场,所以千万不能露馅。只能用肢体语言了,相对枯燥的唱歌,我的印度风情反而惊艳四周,不时地爆发出阵阵掌声,我的学生各个欢呼雀跃说“想不到我们老师深藏不露”,校长邀请我参加他们学校元旦晚会的演出。但被我私下拒绝了,我完全是业余爱好,且自娱自乐,并没有想过参加什么演出。

   散场的时候,我还不忘将我带来的薄荷糖天女散花了一番,这一散不得了,差点搞成车祸现场。没有接到糖的学生纷纷冲到我跟前,不停地往我包里掏,最后好好的一个包被五马分尸了。回去的时候跟真真形容猪哥哥时,她也差点笑暴肚皮,说改天有机会一定要会见会见。实习期间几乎忘记了猫头鹰这个人,只是有一次接到猫头鹰的一个电话,因为是漫游,所以欢欢用我的手机接,末了我也跟猫头鹰侃上几句,与幽默的猪哥哥相比,跟猫头鹰的聊天就显得空洞洞的,没什么激情。

   回校后很快我们又调整回了当学生的角色,欢欢又开始了她的相亲行动。

  一天晚上欢欢说她的“相亲2号”要过来,叫上我一起去陪。可是欢欢居然把手机关机,还好他有真真的手机号码,他打了真真的手机,是真真到校门口去接的。我觉得2号肯定满肚子的气,因为欢欢玩笑开得太大了,人家从另外一个城市赶来,她居然放人家鸽子。真真带着他来见我们时,那人脸都歪了,他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,并不像欢欢形容得那么帅,只是拥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和一个稀有的朝天鼻。

  晚饭就在我们学校的食堂解决了,吃夜宵的时候欢欢又拉上美美和阳阳,真真因为忙于准备研究生考试不便出来。到了豪客来,欢欢打电话叫猫头鹰出来,因为今晚要把她的相亲二号托在一号那过夜。这是我和猫头鹰的第五次见面,他让人捉摸不透,总是觉得有点神秘,话很少,可能是工作后男人都会这样吧。临走时他端详了我一阵子说了一句“头发这样梳更可爱”,眼神充满了温柔,是平时看不到的温暖,平时总是一副冷峻的模样。我的心里小鹿乱撞,他这是怎么了,平时惜字如金的男人,这次也会主动夸人,实在是难得。

  “你可要好好照顾欢欢的2号哦”我警告他。

  “遵命!”看他那鼻子眼睛挤在一起的招牌式笑容,看来心情不错。

  “把人交给你了,要是半夜踢被子着凉了要找你算账的”我朝他笑笑可他不再说话。回去的时候已经11点,舍友差不多都睡了。我很快上床,哎,最怕冬天了,那床单薄的被子根本裹不热我这块万年的寒冰。期待冬天快点过,春天快快来临。

   很快要毕业了,虽然知道自己的归宿,但还是想想去碰碰运气,看看去公司里能值几斤几两。一天在去面试的路上碰到一个熟悉的脑袋跟拨浪鼓一样转来转去,原来是猫头鹰,此时看过去格外像猫头鹰,圆圆的脑袋,高高的鼻梁,犀利的眼神,身边还跟着一个小不点。他知道我们风风火火赶着去面试时,嘱咐我们要小心,不要上当。这是我与猫头鹰的第六次见面,不过早已经觉得像老朋友了。几天后听欢欢说要帮猫头鹰一起去搬家,我才知道原来那天在步行街见到他是在寻找房源,难怪脑袋转得跟拨浪鼓似的。欢欢说她去帮忙的时候猫头鹰还问为何没带我出来。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我开始揣测他的内心,她跟欢欢真真一直没进展,难道心里另有想法?

  周六的下午,欢欢风风火火地冲进我宿舍,给我一个清脆的吻。接着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抛下一句话“打扮漂亮点,相亲1号在豪客来,约我们出去呢”我纳闷为什么不叫真真呢。自从真真的黄金海岸之旅受到情感的挫伤后,也很少与猫头鹰见面了。

   从学校到豪客来大概要半个小时,过了半个小时到达目的地,发现猫头鹰坐在角落靠外大街的位置上,咦,对面还坐着一个大叔,估计是他同学。我俩大摇大摆的走过去,各自坐在他们身边,跟入侵的皇军一样理所当然,一点也不矜持,也许是认为跟他已经很熟了,没必要什么礼节。我坐在欢欢对面,猫头鹰的斜对面,大叔的旁边,大叔体型壮硕,把我挤得转身的空间都没有。又不时地抖动肩膀,刚开始欢欢还以为他要跟我讲话,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多动症。他们要了橙汁,我怕冷饮,所以要了一杯热奶茶。互相寒暄之后才知道原来大叔与我是同一所高中出来的,他算我的学长了,于是乎有了共同的话题,当我们聊的不亦乐乎时,欢欢正狠狠地瞪着她的那双大眼睛,吓得我不再吭声。她说要集体活动,不能光顾自己聊天,提议打牌,晕,打牌我一窍不通,欢欢说她教我,她可是这方面的名师,不知道会不会出高徒?我们玩“害人”,本小姐哪懂的怎么害,无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狗急跳墙,我被逼无奈也出狠招,“死了,死了,一起死了算了,干脆同归于尽”打到最后无路可走我只好狠狠地压了8号牌,以绝他们的后路。猫头鹰愣愣地看着我,也许被我夸张的动作逗笑了,笑得鼻子眼睛挤成一堆。不知在他眼里我还是淑女吗?

  期间男友打了N个电话,直到电话没电关机,我每次出去接电话的时候都感觉有双眼睛盯着我,是我太自恋还是他在偷偷关注我?我心里竟然悄悄埋下了期待的种子,期待着下次的重逢。从来没有这种微妙的感觉,和以前男友死缠烂打的感觉完全不一样,这是互相吸引的隐忍,他一直都很克制自己。

分享本文至:
继续阅读